归去来兮

私文储藏地~
36 ID: 别后魂梦长

[古剑二][谢乐]清风


之阳

清风推着他朝前走去。

从绵延数里的青叶竹林,一直到雨意朦胧的湖畔,误入的年轻剑客也走累了。谢衣擦了擦额上的汗,四处寻着可以小歇的地方。

“啊……那儿不错!”

枝叶繁茂的大树映入眼帘,谢衣三步并两步跑了过去。待到树下的湿泥沾上了衣物,他才想起忘垫防水的布料了。

“糟了!”

他飞速爬起来拍了拍身子。鞋底同时在树根旁蹭了蹭,谁知却碰到了些许坚硬之物。

也许是雨下得太大的关系,树根旁的湿泥被打得落了下去,露出先前浅浅掩埋的几块碎木来。

一旁则是几封没有署名收信人的信,此时散落在地,静静凝望着他。

 

之阴

三皇子即位后的第七年,发生了很多事。

先是边漠大乱,曾经被压下去的当今皇上是妖的谣言不知为何又兴了起来。接着南方又有水灾,屋檐坍塌,洪涝汹涌。害怕的百姓多次将水灾和谣言联系起来,朝廷一时陷入大乱。

情况一直到下半年才有好转。

皇上昔日的故人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个消息,只身前往边漠。谣言被压制后,南方也出现了多具抗洪的木械,压下了水灾。

百姓不知有偃甲一物,只当谣言终归是谣言,清明勤苦的皇上又怎么可能是妖?

而正当世间回归平淡,偃师却拒绝了昔日友人的封赏,拖着在边漠受了伤的身子回到静水湖。

湖畔,有一具偃甲正等着他。

“正安七年,北有祸乱,南水成灾……”乐无异挠了挠头,将这些时日发生的事细细写下。末了,再添上一句:“终不负师父所望。”

不再年轻的偃师脸上浮着红晕,像个等待夸奖的小孩。乐无异望着面前的偃甲:“如果师父能看到的话,也一定很高兴吧?”

和他有着一样面容偃甲没有答话。

“即使看不到,也没有关系……无异一定会想办法,把这一切亲口告诉师父。”

 

之阳

“正安八年,秋。病之愈重,思之愈甚。”

短短的十三个字,和先前写着琐碎往事的口吻不同,有种大限将至的悲哀。谢衣拿着信纸的手不由抖了一下。

从内容来看,这些信都是写给一个故去的人的。

写信的人对他的师父有很深的执念,这些信里几乎封存了从他们相识到最后的思念。只是不知为何,却埋在了污泥底下。

而那些碎裂的木块,或许就是前朝有名的偃甲。

谢衣随手拿起一块,一张粘在底下的纸却飘了下来。

 

之阴

偃甲堪堪完工,一柄长枪却飞了进来。

乐无异匆忙闪过,才对上友人严肃的眉眼:“你可知这么做多么危险?”

“我知。”

“那你还这么固执,你……你怎么不明白?即使谢前辈已然转世,你们也并非再无相会之日!”

“我明白,我只是不愿意。”乐无异摇了摇头:“没有一样的记忆,就不再是同一个人。连初七伯伯都不愿意承认他是谢衣,又何况是转世后的师父?所以我,才更不愿忘记。”

不愿忘记烈日长安下的相遇,不愿忘记郎德的救命之恩,更不愿忘记捐毒的一日师徒……大漠月色下,那人最后的回眸一笑。

而能够长长久久地留下来,将偃术传承下去,也该是那人希望看到的吧?

“所以你想冒险把自己灵魂封进偃甲?但连谢前辈都没这么做过,若失败……”

“若失败,就让我化作这湖畔的一缕清风。”乐无异毫不迟疑地回答,茶色眼瞳里满是坚定:“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师父,就已足够。”

 

之阳

宣纸的颜色要比其余几张新一些,最上头写了“师父”两字,下面却被褐色血迹所糊。再加上偃甲断痕上爆裂痕迹,谢衣心底不由叹息了一声。

原来如此。

早听闻偃术风险之大,每有危险之举,便极有可能爆炸。怕是偃师在最后出了什么差错,所以才连最后一封信也没来得及写完吧?

“阿衣……”

是华月!

这么说,难道师尊也来找他了?

看信的人跳起来,手上偃甲的份量一下变得极轻。不过犹豫了一瞬,谢衣就将信和偃甲重新埋回土里。

——属于这里的思念,就让它留在这里吧。

雨停了,年轻的剑客拿起剑,快步朝外头等着他的友人走去。

清风擦过他的脸颊。

 

 

 

                                                             完


评论(7)

热度(17)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