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私文储藏地~
36 ID: 别后魂梦长

[特殊传说][重柳漾]时间传说

之一

他站在树梢上。

白园的风精灵在耳旁跳跃,时光拉开一条绵延而悠长的线,径自连到屋内正昏睡的人身旁。

褚冥漾正在休息。

被风符整个贯穿的胸膛微微颤抖,眉头皱起,伤口的疼痛让他即使在睡梦中也不安稳。

直到微凉的风拂过耳侧。

少年咳了两声,惊醒过来。他面色苍白着爬下床想去倒水,却被被子绊了一下在地上滚作一团。

墨蓝的眼瞳泛了点水光,他不用去听也猜得到那都是垃圾的脑袋里八成是“好痛!难道我是被被子诅咒了吗?”“还是快点爬起来,被学长看到这种蠢样一定会被种在这里了!”等脑残内容。

他“啧”了一声。

真是个笨蛋。

——或者说,一直,一直都是那么地天真。

明明知道他是来杀他的却还不忍心下手,发现他受伤会拿着药跑过来,看见他身体裂开眼里藏着深深的痛……

迎着风跑来的少年和黑山君宫殿里的那个身影重叠起来。

自从付出代价让罗耶伊亚家的那位继承人最终归来后,褚冥漾的身体就大不如前了。偏偏少年自己还像不在意付出的那点生命和健康,仍和从前一样温柔地环绕着友人。

这次也是。

明知道对方是来剿灭妖师的,却终究因为不忍心而给对方留了口气,结果反而被风符暗算。

醒来后居然还没有任何怨恨。

所以他有时也会有种错觉。

少年就像是清园里最清澈明媚的一条溪流,叮咚流淌过取水人的心间,付出的却是属于身体一部分的水流。

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这份温柔就消失了呢?

他的眼眸暗沉下来,身体同时渐渐透明。

 

“咦?”

褚冥漾轻呼了一声,看着原本离自己很远的水杯自己加满了水,又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过来。

他伸出手,水杯居然还是温热的。

是谁呢?

少年小心地抿了口,视线不由自主朝窗外瞥去。

 

之二

Atlantis AM11:00

望着眼前的一团乱,褚冥漾深深地叹了口气。

到底是谁又提议在白园聚餐的啦!

煮火锅,烤饭团……等等!那是什么?奴勒丽竟然在白园里砍树酿酒!一会儿这里会不会突然变成无底大黑洞把他们吃了!

啊啊啊啊请千万不要!

“褚,给你。”

正当褚冥漾脑袋乱作一团,手里被塞入了一碟热热的食物,夏碎在他身边坐下来。

“快吃吧。”他指指不远处正在扫荡火锅和甜点的五色鸡头,笑得人畜无害:“不然又会发生大竞技赛时的事哦。”

褚冥漾一秒点头。

但不知是不是大家都有注意到他,不断有人端着食物过来,连五色鸡头都晓得要给他留菜尾。

褚冥漾甚至发现了拿着饮料罐对他头做瞄准状的摔倒王子一枚。

“漾漾!你知道吗?”端着甜点在他身边坐下的喵喵微笑:“听说学长在冰牙族的平衡也接近尾声了哦……我想,下个飘落枫叶的秋天,他就可以坐在这里和我们一起聚餐了吧!”

“咦?真的吗?”

褚冥漾脸上漾开笑容:“那真是……太好了呢!”

薄唇翕合着念着那两个字,少年还不知道自己温柔的笑容足以让他人目光凝在自己身上。

眼角余光甚至有只蓝眼蜘蛛爬过。

褚冥漾惊呼了声。

“怎么了?”

“没事。”褚冥漾挠了挠头:“那些点心……我能不能带些回去?想传给一个朋友。”

“好哦。”

不知何时坐在他身边的然微笑道,手指一弹那些饭团和糕点就争先恐后地跳入打包盒,在褚冥漾面前堆成了山。

你们是鬼!绝对是!

惊恐地看着面前小山般的打包盒,在谢绝了众人要送他回黑馆的好意后,他艰难地朝前走去。

 

蓝眼蜘蛛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不知是不是错觉,褚冥漾总觉得它像是有些不高兴……平时明明都有放慢脚步等他追上来的说!

是因为学长吗?

明明毫无关联,但不知为何,褚冥漾就是这么觉得——青年,就好像是在讨厌自己那个笑容一样。

“你在吗?”

轻声呼唤,久久没有被响应。正当褚冥漾失望地垂下头,全身被黑布包裹的青年却随一阵风吹落。

无感情的眸子盯着捧着打包盒摇摇欲坠的他。

“真是个笨蛋。”

什么鬼啦!

 

之三

一枚晶牌呼啸着乘风而来。

在撞上他脸颊前被冰晶小珠打落,但其中盈然的恶意却没那么容易消失——他几乎可以感受到族中长老的愤怒。

不杀妖师,介入历史,还违逆了时间种族的使命。

不管是哪一条,都是会被处以极刑的罪大恶极……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封印兵器四分五裂的场面,冰蓝的眸子却仍淡淡。

他看向屋内,褚冥漾正在打扫房间。

在听闻那位冰与炎的殿下屋内的人偶被收走之后,少年就常常开门过来清理,将这里维持在最干净的状态。

就像是,随时在等那位殿下归来一样。

下个秋天吗?

他眯起眼,看着褚冥漾拉开抽屉,惯例将灰尘倒掉,那位亲自记的符咒和阵法课的笔记则被细细摩挲。

上面的字繁复好看,少年的面部表情渐渐柔和起来。

“学长……”

他念着,墨蓝的眼眸也倒映着那道火红的身影。

他突然想起流传在族内的一个传说。

——亚那和凡斯,并不是第一对在一起的精灵和妖师。

时间种族贯穿着历史,在漫长的光阴中,可以看到许许多多散落在时间支流里,不为人知的情感。

在黑色种族被追到穷途末路时,对他们伸出援手的,往往正是站在白色种族顶端的精灵族。

妖师……其实注定要和精灵在一起。

长者这么说道,布满皱纹的脸上带了点嘲讽和无可奈何。

“咔嚓!”

他忽地发力,捏碎了那块晶牌。

 

之四

小美人最近很不对劲哦!

——听到独角兽满是猥琐的提醒时,褚冥漾正在上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的占卜学。

教授上学期占卜出Atlantis并非自己的最佳归处后就不知消失在了守世界哪个角落,于是这门课就由星相学的大美女暂代,占卜方法也改成了该死的看星星,选课表上的死亡率顿时“蹭蹭”地上升。

躲在千冬岁的防护罩里战战兢兢,褚冥漾“咦”了一声,困惑地望向教室后依旧在招蜂引蝶的独角兽。

啧!你难道没发现他的存在感有变低吗?

这么说来……好像还真有一些。

褚冥漾想着这些日子回去遥控器都放得好好的,蓝眼蜘蛛没有爬出来看电视,他刻意放在窗台上的点心也没有变少。

独角兽猥琐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不是你悄悄调戏了小美人……惹得人家不高兴啦?

什么鬼!你当我是你吗!

褚冥漾瞪了式青一眼,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些低落。

独角兽在脑里“啧”了一声,收起调笑的声音:不过你最好注意一下,依照我的观察……他怕是想离开了。

离开?

“漾漾,怎么了吗?”

“啊……没事。”

小声回答,褚冥漾这才发现自己刚刚险些拍案而起,教室里已经有不少人在议论“课上还那么吵,妖师就是这么个没有礼貌的东西吗?”

心里有一部分在悄悄撕裂着。

为什么……要离开呢?

想着以后再也见不到偷看电视的蓝眼蜘蛛,危险时不会有人冒着撕裂身体的危险保护他,那双冰蓝的眸子也不会再出现,褚冥漾就觉得打不起精神来。

他甚至觉得最近刚有好转的身体又软下去,眼前兜兜转转,想的都是被黑布裹满全身的人。

世界倒转。

最后听到的,就是千冬岁和喵喵焦急呼唤的他的名字。

“漾漾!”

和脑海深处,独角兽带点粉红泡泡的试探——

喂喂不是吧!告诉你这个就给我晕?你不会是……喜欢上小美人了吧?

 

之五

他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在少年面前显身。

自从那天在课堂上晕倒后,褚冥漾的情况就不太好,被勒令待在医疗班,已经有一周了。

白色倒映着少年的身影,突然出现了一抹黑。

这是告别。

——他想着该这么说,却不知为何开不了口。而同时褚冥漾跳下床,几乎跌跌撞撞跑到了他面前。

少年伸出的手有犹豫,还是选择抓住了他。

“可以的话,能不走吗?”

墨蓝的眸含着泪,他第一次在里面看见自己——和许许多多,沉淀的复杂情绪。

褚冥漾从来不曾害怕过,这个抱着猎杀他的使命来到他身边的自己。

反而是担忧,是不舍……少年甚至战战兢兢地触碰了下蓝眼蜘蛛毛绒绒腿,想让它劝一下他这个固执的主人。

他听见蜘蛛不屑地“哼”了一声。

“为什么?”

他问:“我离开的话……你不是能够更轻松吗?再没有监视你的人,我的同族也不会顺着我找到你。而下一个季节,冰与炎的殿下归来之时,也会再度保护你。”

所以,并没有关系不是吗?

“不是的!”褚冥漾咽了一下,却仍大声地说:“不一样的……你,和学长不一样!”

“我,我其实……”

褚冥漾小声分辩着,脸却不知为何越来越红。

他沉默地看着他。

良久,才低声道:“那么……即使我永远也无法告诉你我的名字,也没有关系吗?”

 

时间种族不与异族往来。

他们不曾介入历史,使命特殊,甚至在白色种族与黑暗对抗的顶峰,也没有他们的身影。

名字是不必要的存在——

说着“时间种族不比其他”的长者轻哼道。自记事起,族里就从没有过一人被赋予过单字。

他们被教导着抹杀妖师,只要履行好自己的使命,就足够了。

摸出那块晶牌,没碎透的一大块上赫然刻着数字的“九。”

褚冥漾沉默地摩挲着,却在他没注意的时候一把抢过,然后鼓起勇气扔了出去。

医疗班的自我防御机制立刻吞了晶牌。

“那也……没有关系。”

褚冥漾直直地看着他:“不管是没有名字,还是没有过去,没有情感……都没有关系。因为我会记得,记得你出现过,帮助过我,留在过我身边。以妖师之名保证,这份情感会随着白园舞蹈的风精灵的长存,不管是于我的记忆中,还是于真实之中。”

少年漾开一朵笑:“我想你也应该能明白……心意,比较重要。”

他一震。

良久,方闭起眼:“我还是必须回族里去。”

晶牌到过他身边,就证明族中长老已能掌握他的位置。顺藤而来,再发现少年的话,他恐怕就无力维护了。

闻言,褚冥漾整张脸又黯淡下去。

眼中卷起淡淡的笑意,他忽地揉了揉少年的头。在后者震惊的目光中,手上黑布顺着意念飘落,露出了有着白色花纹的手臂。

他伸出小指。

“但是,我还会回来。相信我……就打钩。”

 

之六

为什么……会是粉红色的呢?

一直到重柳族青年离开后的一个学期,学长再度归来之时,褚冥漾还对小指上的誓言花纹的颜色耿耿于怀。

之前和雅多拉钩时明明就是白色的啊!和他在湖之镇的遗迹下誓约时也不是这个颜色,为什么现在……就那么梦幻呢?

——这不就是传说中恋爱的粉红色吗?

脑中的独角兽又在说风凉话,褚冥漾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一巴巴下去。

——你个负心汉!

   不知道是不是跟五色鸡头学坏的独角兽在脑里尖叫,看到漂亮姐姐的下一秒却又跑开了。

白园的风淡淡拂过耳侧。

头顶的树梢微微摇动,不知为何,褚冥漾忽然就觉得,也许青年就站在上面看过他许多次也说不定。

孤独的,沉默的……

为了履行所谓“监视”的使命,却一次也没有伤害过他。

这样的人生,其实也很寂寞吧?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带他回去见见老妈好了——盘算着青年也许会喜欢原世界的绿豆汤,褚冥漾决定一会儿打电话回去报备一下。

不过不能被魔女知道,否则一定会被当成廉价劳动力差遣得满世界乱跑!

挠了挠头,年轻的妖师脸上最后漾开淡淡笑意。

以妖师之名,深深希望那个人往后的生命中会有更多美好与希望。

即使没有名字的约束,独自吟唱的人生也不会就此黯淡。生命的善良与强大会被过去铭记,没有种族应沉寂在时间中。

他祝福他,也深深的认为——

总有一天,青年……或者,他也可以一起,谱写出属于他们的,另一种时间的传说。

 

昏睡的妖师陷在甜美梦境里。

该在时间支流里被冲刷成幻武兵器的小孩不知为何还能常常到梦里找他,正玩得起劲时脸上却有什么毛绒绒的。

褚冥漾睁开眼,一秒尖叫。

“有!鬼!啊啊啊啊啊啊!”

蓝莹莹的蜘蛛近距离瞪着他,毛绒绒的腿还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他的脸颊。

未完的尖叫却一下收声,咬到舌头的妖师看着脸上不再蒙着黑布的青年,不知为何眼里热热的。

“真是个笨蛋。”

他听着青年下结论,却笑了。

蜘蛛毛绒绒的腿下,有什么白皙得近乎透明之物,慢慢握住了人类妖师的手。

 

 

 

                                                完


评论

热度(10)

©归去来兮 | Powered by LOFTER